首页 导航
电子报刊手机版制作软件

姻兄少山

2018/7/9 0:00:00 来源:

这些天一直坐在桌前,手中的笔提起放下,放下又提起,反反复复。好想用手中笨拙的笔,来抒发下心中对少山兄的无比崇拜之情。

脑海中,想着应该用诸如“奉献、无私”等字眼的描述,才能够叙说他的伟大,却又觉得太过直白。终究还是无法表达真心的赞美,只得娓娓道来,权当是说个故事,讲点肺腑之言罢。

大约在三十年前,我与少山兄成了亲戚,还是至亲。他是我妻子的亲哥哥,我的姻兄,比我大两岁,我习惯叫他“哥哥”。他在妻家兄妹中排行老大,而我在我家中排行亦如此,彼此更有一份默契和担当。但是相比而言,我觉得少山兄身上有很多学不完的东西,就像生活中的一本活字典、一个好朋友。

有人说过,人之交往贵在长久。我在他们家做了三十多年亲戚,交往中,从未因琐事而红过脸,感情弥足珍贵。

时光总会留下那些记忆深处的痕迹。只要谈起他,太多藏在心底的话,有如那柘溪电站泄洪,滔滔水流瞬间倾泻而下。

别看他个头还不到一米七,身体比较单薄,可他有使不完的力气。我每次看到他,他总在为了生计忙来忙去,不仅是因为开了个过生活的商店——“安化名优特产益阳店”,进出商品经常得搬来搬去。就连整个大家庭中的重活累活,他一个人基本上都包揽。有时,就算只买一袋米一桶油,还未等我们反应过来,他就骑着摩托车送到我们家里。记得有一回,我从安化买了几条十多斤的鱼准备过年。他知道我平时从未杀过鸡剖过鱼,二话不说挽起衣袖就帮我剖鱼,还帮我提到十多里地外的一个烘房烘干。许多年来,年年如此。每当我们品味到味道正宗的腊肉腊鱼时,心中总有一千个一万个感谢。我印象最深的是,我的儿子在益阳买了一套商品房准备装修结婚,而我们在安化工作抽不开身,儿子和未过门的儿媳正为装修发愁。在这个节骨眼上,少山兄见到我有难处,立马放下自己商店业务,亲力亲为帮我们监督装修。为了帮我们用最少的钱办最好的事,他总是货比三家看质量比价格。后来,我从安化到益阳,看到他一身尘灰,正背着一袋沉甸甸的水泥往房间里去,那一刻,我激动得掉下了热泪。

生活中,少山兄是个强者,面对困难从未埋怨过,总是谈笑人生,对生活始终充满激情。然而,世界上任何事情不是公平的,生活终归不会一帆风顺,有时,老天也会走眼。他们有两个儿子,其中一个满崽刚刚呀呀学语时,突然高烧不止,他抱起满崽就往乡医院跑。打针服药几天还是不退烧,医生用“牛羊犄角”医治,小生命救住了,可从此满崽却落了个终身生活不能自理。怎么办?他们夫妇不知抱着满崽跑了多少家医院,问过多少个医生,花了多少医疗费,可满崽不能自理已成现实。每天吃饭前,他们先得喂满崽吃饱,自己才能吃。好吃的菜满崽是最先品尝。如今,满崽都30多岁了,长得白白胖胖的,身高有一米七,体重有180多斤,衣服干干净净的,他们背不动了,可他们没有嫌弃过。可怜天下父母心,几十年风雨无阻,他们对孩子满腔的爱,已无法用语言来表达这份人间真情。

“屋漏偏逢连夜雨,行船又遇打头风”,祸不单行。事情回到九十年代中期的一次大洪水,他的满崽不小心掉进了资江,情况万分危急。当听得邻居急骤的“快救人啊,快救人啊”呼喊声,他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向事发点跑,来不及半点犹豫就跳进滚滚洪流中。搭帮邻居帮忙,合力将满崽救上岸。而他自己却累得上气不接下气,跌坐在地。幸亏他识水性,不然连自己的生命都要打个大大的问号。在场的人没有哪个不说他勇敢,也没有哪个不说他善良,纷纷对他竖起大拇指。有了这次可怕的经历,他们总像呵护小草一样细心照料满崽,视为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如今,虽然每年固定医药费就要四万元左右,可他们从未说过半个“不”字,以拼命劳作来抚养满崽,总是盼望着奇迹出现……

父亲的背影,在他那里是高大的;兄妹情谊,在他那里又是沉甸甸的。少山哥原本是可以在单位上班的,要知道,当时的供销系统是多么好的单位,作为长子他完全可以子承父业的,或许现在生活会更加好些的。他却不这么想,他将唯一的参加考试指标留给了妹妹,自己却开启了“挣工分模式”,面朝黄土,辛苦劳作。今非昔比,生活好了,日子也舒坦了,他却是一如既往的坚守着内心的那份希望与宁静。

关于少山兄的故事,太多太多,虽很平凡,却总是那么令人感动。

放下笔头,不知不觉,脑海已被那一幕幕感动瞬间充斥着,那一问一笑,关怀备至,便是对生活最好的报酬。生活本该就是这样吧,当你用心用情时,便会收获无数希望与奇迹。

分享:

上一条:扶贫贷,要“有个好交待”

下一条:回首往昔少年梦

[频道精选]

习近平会见西班牙外交大臣

为2010所贫困学校建操场

数字报刊发布系统 数字报业和新

首页 导航

首页 | 友链 | 合作

电脑版 | 导航 | 收藏 | 官网

电子报刊手机版制作软件版权所有

制作单位:  53bk.com

[2018/7/23 21:51:44]

↑ TOP